魔域私服 > 魔域私服文章 > 正文 > 正文

也告诉他去的也是Y大学久久魔域下载

    长长的铁轨走啊走,走到一个高高的站台,然后坐下来看一辆又一辆的火车从我眼前呼啸而过。经常想,假如有一天有一辆火车在面前停了下来,然后我爬上去,将会把我带到哪里去呢?这么想也这么做了那是一个大雁南飞的秋天,两手空空的爬上了一辆绿色的火车,火车走了很远很远,以为火车会永远不停的就这么走下去,可是错了当火车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才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单,但我竟然没哭。列车员说我该下车了很乖,列车员说我该下车了于是就可怜兮兮的走下了火车。下了车我就不知道往哪儿去了这是一个我完全陌生的乡村,累我饿我冷,靠在墙角上我就想睡。午夜我被冻醒,看见一架飞机从我头顶上飞过,还闪着光。那是第一次看见飞机,而且还离我那么近,非常激动,如果说这次出走有什么值得我回忆的话,就是今天的此时此刻了后来天亮了看见很多人在上火车,于是又跟着爬上了火车,后来,还是回到家里。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那年我7岁,那个乡村是桂林,而我家乡在湖南。 出走对我母亲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母亲哭肿了眼睛终于把我哭了回来。从此以后,母亲再也不准我去看火车了但是一段时间之后我又可以自由自在去看火车了因为我母亲死了死于突发的脑溢血。几乎对我母亲没有什么很深刻的印象,唯一一个较深的印象是某天的早晨虚弱的母亲摸出一张十元的钱当做一元钱给我叫我自个儿去买早点,病了做不了没有告诉母亲那是十元钱不是一元钱,拿着这张大钱买了很多很多我喜欢的东西。回来之后,就发现母亲冷冰冰的躺在床上,双唇紧闭,脸色红润,再也没有醒过来。一个善于将别人遗忘的人,因为我也经常被别人遗忘,十多年过去了母亲哪年哪月哪日生的哪年哪月死的都不记得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应该忏悔, 现在又坐到火车上,清楚的知道我去的北京。 对面的那个很纯粹的男孩告诉他去的也是北京,还告诉了名字,夏祥善,微笑着对我说。有着一幅好看的牙齿,很喜欢这个名字,慈祥善良,一直以来都是追求的品质。 习惯叫他祥善。当祥善睡着了时候我注意到斜对面的一个落拓的年轻人,二十几岁左右,穿一件破了洞的时尚牛仔,披肩长发乱得很有艺术感,微笑的眼睛里有一股忧虑的风情,一只灵性的手在不停的抚着曾经沧桑的吉他之所以引起我注意,因为他友善的拒绝了祥善递给他佳肴。怀疑他一个素食主义者,因为他只吃馒头和咸菜。 有目标吗?这样问他 下一站,这样回答我 然后我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因为这个时候火车已经停了下来。要走了捋了捋头发,甩给我一个迷人的微笑,潇潇洒洒的走了 有些人不能挽留,有些人只能记忆。有些人近在咫尺,却把他遗忘在天涯。有些人远在天边,却感觉近在眼前。有些人只在生命里停留过一次,却永远走不出你心里。 2001年的九月,站在祖国的心脏,与我一起站在祖国的心脏的还我兄弟祥善。和祥善在火车上的邂逅是一种缘份,告诉我去的Y大学,也告诉他去的也是Y大学,这难道不是缘份吗?东方的第一缕阳光早就唤醒了觉醒的北京,北京西站的喧嚣与混乱早已使我不堪忍受,随着络绎不绝的人群穿过一条长长的过道,来到偌大一个宽敞明亮的地下商业广场,被一个可怜巴巴的中年妇女拦住,讨要几块钱,说是不小心把钱包弄丢了连打电话回家的钱也没有了什么话也没说,正欲掏钱,祥善却先我一步把五元的钞票递给了中年妇女。出了广场,乘上电梯来到西站的进口,想不到又被一个中年男人拦住了也是可怜兮兮的样子,也是讨钱,更想不到说出的理由竟然和刚才那个中年妇女一模一样。这次我先祥善一步把五元的钞票甩给他想走,不料他一把拉住我说可不可以多给点,还想发个传真。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我心里已经火了但我还是把钱给了善良的孩子,当我第三次遇见一对男女如此这般的时候,才深刻的感觉到确确实实还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和祥善相视一笑,那种滋味只有我和祥善心里最明白。

    浏览次数:

 

友情连接: 魔域私服 魔域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