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私服 > 家族联盟 > 正文 > 正文

怎么初中时候没有听你说过

    浇了起来和阿史对望一眼,扔下手中的萝卜双双逃遁。 阿史说:啧,可惜现在没得萝卜偷吃了还没有来及回应,阿史忽然拍着手又叫起来:有火车来了 抬头一看,果然红色的指示灯亮了起来。 阿史扶着我退到铁网的外面,靠着拐杖,双手紧紧地抓着铁丝网,满脸期待。忽然阿史说:把硬币放在哪个轨道上的 猛地转过脸看着阿史:最里面的 阿史沉着脸说:晚上这趟火车好像是走外面这个轨道的 听到这么一提醒我才想起来,慕地感觉像是有阵强风把我吹到天上,然后重重地落到地上。就要冲过去拿回来硬币,阿史拉住我说:搞什么?火车过来了 就像着了魔一样想要过去,这么拉拉扯扯,火车呼啸而过。阿史说:不就是没有轧到硬币么?明天再来一趟就行了 心里莫名其妙的着急,拄着拐杖,就要过去,可是忽略了自己当时是靠拐杖站立而不是熟用的双腿,一不小心绊倒了枕木上,倒了下来。 石膏中的脚,仿佛仿佛一瞬间软了似的剧烈的疼痛让我眼前一阵阵发黑,咬着牙够到硬币,想再次扶着拐杖站起来,却越发感觉脚疼得厉害,阿史惊恐地看着我杜丘你怎么了脸色好吓人啊!火车在前方“噗噗噗”地放着屁,整条左腿都不听使唤,躺在枕木上。 最后,阿史把我送到医院,又体验到一种新型的受伤—粉碎性骨折。

    听说要二十天, 住院了 医生说我要住院二十天。很高兴,因为如果住院二十天,就不消担心期末考试考不好回家被老爸K 刚住进那个被白色包围的房子里,就开始不停地通过手机通知我所有好友:亲爱的脚板粉碎性骨折了快快带上你慰问品,来医院看我吧!近20天之内都会一直呆在医院里‘待人接物’ 第二天中午,朋友们组成的第一波慰问团来了看着他关心的神情,想,要是脚能每个月都骨折一次就好了围着我病床就开始斗地主了一斗地主,更感觉骨折的连带效果爽了因为我可以把赌注下成摸一摸我脚上的石膏,而他则要蒙受各种风险。 躺在病床上的日子似乎过得比较快,转眼已经三天了 打电话问李恒怎么不来看我不是不要我李恒说他正在联系我初中同学一起来看我然后那天中午,李恒和小东还有昆昆、磊子来看我 昆昆考了学校第一名,小东学日语,磊子是学画画的艺体生。想想我都年把没有见面了除了QQ上的乱侃,就是偶尔的电话联系。 四个竟然给我买了一大包巧克力,还有好多果冻。因为高考占考场放假,所以他可以整整一个下午都在病房和我聊天。说实话,虽然才刚刚三天,闷在病房的日子实在把我憋坏了朋友们来的时候大多是中午,都是说说话就走的爸妈也上班、邻床的人因为无药可医马上就要挂了也搬回家了 都说昆昆现在造诣好,昆昆说: 哪里啊,现在天天学习都感觉效率可低了做题目什么的都没什么效果。 小东说:白搭!一点用没有!二中都考不上!这句话是初三时候的班主任的口头语。 哈哈大笑,问:不是也连二中都没考上吗? 小东说:为了学小语种才没考的 李恒嘴里塞满了巧克力,含糊不清地说:小、愚、种。说完就转身弯下腰。 磊子说:妈的还学个日语。会用日语喊叔叔不?喊两个听听。 这时候李恒才抬起头说:靠,被自己口水呛到 小东不屑地看着磊子说:那是伟大的理想理想!个傻逼当然不明白了 昆昆笑眯眯地看着小东,拍了拍他肩膀:怎么个伟大法?说来兄弟们听听,怎么初中时候没有听你说过。 小东起身离开我病床在空地上站好整了整衣领:嗯!吭!地干咳了几声,说: 学日语,为了有朝一日…嗯! 磊子斜着眼瞅着他怎么样,放啊。 小东深情地看着我头上的开关,说:要到日本,娶了漂亮妞,然后甩了最好是能不甩,然后脚踏很多船。凡是漂亮的气质好的都泡来! 李恒说:不错的想法! 昆昆说:这就是伟大的理想理想? 说:小东你这个是不是那个,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李恒赞许地点了点头:资源掠夺战! 说:对,资源掠夺战!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李恒摇了摇头:错了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 小东摇头晃脑地说:个人的力量究竟结果是有限的必需要团结世界上所有的无产阶级力量,唯有这样,能力不竭地征服更多的日本妞! 哈哈大笑,昆昆说:好想法!得到一个机会,敌人就失去一个机会,常言道:泡得妞中妞,方生人上人’还是认为必需要先壮大我后备力量,为了更好的下一代做努力!攘外必先安内,小东放心地冲吧!会努力守好国土,不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胡扯了好久,终于回归正常,说到各自的情况。

    浏览次数:

 

友情连接: 魔域私服 魔域s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