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私服 > 魔域私服小偷 > 正文 > 正文

特别是一个对你有着不一般感情的异性

    是安闲的呼吸声。 打开电脑,刚登陆QQ就发现里面有好些留言,有修辰的也有刘文扬的但是最多的还是陆子轩的 给我留言的信息绝大多数都是曾经说过的话,好比:苏雅,想你其实这样的感觉也挺好,至少在远处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人会天天想着我也许我这个想法太自私了一点。 苏雅,好久不见了原来陆子轩也在线?看见我上线,立刻发了一则信息过来,犹豫着到底该不该理他有些事情是说也说不清的 考虑了很久,终是忍不住发了一个字: 周末有空吗? 干嘛?其实他这么问我就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那就是准备周末过来找我玩,不喜欢有同学来找我坦白的说,不喜欢陆子轩要来看我既然我跟他没什么结果,何必多此一举呢? 班有同学说:为什么一个男生会千里迢迢来找你玩?傻瓜都会知道他来不是为了游玩,而是为了看他想看的人过的好不好。 果然,发了一句话:想去你那儿。 看了这句话我想都没想回了一句:最近很烦。 为什么?看着他问话,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宋佳老是说我心太狠了对于爱情我太冷淡,但也只有她知道我对爱情不是一开始就冷淡了总是掰开我紧握的拳头皱着眉头跟我说:苏雅,忘记吧。甚至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陆子轩也知道我手心里有一个伤疤,很奇怪的事,总会忽略它然后一遍又一遍的问我苏雅,难道我没有机会吗? 没有。曾经很直接的拒绝他然后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一封很长很长的信,淡蓝色的信纸上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那是一个男人的眼泪,一直都相信,若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流泪那就说明他真的爱了可我最终还是没有给他任何一个机会。 知道一个朋友过来的麻烦,特别是一个对你有着不一般感情的异性。 若是宋佳说要过来,一定举双手赞同,见我好久没有回话,那端又敲来一行文字:苏雅,怎么了还在吗? 不知道怎么样可以拒绝他催的烦了随便的编了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对不起,不想拿着父母的钱来游玩。打过去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说这句话时的白痴,原本是想委婉的拒绝,例如因为周末要考试之类的东西,而现在却用了最直接法子来拒绝。 拒绝是件很痛苦的事儿,一怕得罪人,另外不拒绝自己又要活受罪。 那端沉默了很久,突然冒出一句话:知道了说我要下线了却发现陆子轩的头像先我一步变暗。而另一个头像又亮了起来。 刘文扬。 签名已经改掉,不再是那句自信满满的话,而是一句有些忧伤的话。 钱输了还有青春,若爱情输了那么,还有什么? 很想跟他聊天,让他跟我一起分担我内心的苦恼,对于爱情我不敢奢望,对于友情,原本也是自信满满的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底气,关掉电脑,窗外已经下起了小雨。 楼外的竹叶被雨水洗涤的很干净,上面残留的雨珠像是一颗颗晶莹的眼泪,握紧拳头,伸出窗外,雨水很凉。 宋佳说:苏雅,应该忘记,究竟结果你什么都不是 拳头渐渐握紧,指甲陷入手里很疼,曾说过:苏雅,没有人会欺负你 可是如今,欺负我人却愈来愈多。

    一直都没有去问她想, 自从金玲告诉我关于她隔壁传来白千姿的争吵声。如若白千姿想说她自然会说,就像以前她对自己的私事毫不避讳的告诉我一样。既然,不想说,那么,即使我问了一样是没有用的 随着舞会时间的临至,这几天我跟夏小冰一句话都没有说,每次和他对视时,总会见她嘴巴微微的动了动,然后我就装作不在意默然的转头,就会叹息一声缓缓的离开。 其实,并没有生夏小冰的气,只所以这么做,问我只想告诉自己不会去在意任何一个人,谁?曾经对我说过? 不要过分的意任何一个人,否则伤则很深。 年幼的心灵总是连结着那么一份微不足道的单纯。 周三晚上,没有跟任何人说独自和金玲先去了荷花公园安插舞会的场景,另外还叫呃我班几个子比力大的男生帮手拿东西,徐婷去邀请学生会的人了坦白的说:那就是为了巴结。

    浏览次数:

 

友情连接: 魔域私服 魔域sf